双生巫女
那是一位令静止之物结合,位于水之缘、月之底的司辰:双生巫女。


双生巫女是现存的司辰之一。是双生女巫的反面,这两个位置是同一司辰的两个侧面。

双生巫女,亦称海之孪生子或“干涸之地两女巫”。是执掌第VI小时的司辰,即早晨6时。她是双生女巫的反面。与双生女巫是同一神灵,描述可以用“她”和“她们”因为作者ak记不清了,他本来有一个规定称呼的

孪生子是一对拥有共同起源的肉源神。她们的准则依次是

《拉奎伯斯写本》所说,她们“来自西方,诞自两个子宫,两人一为公主,一为怪物。然而她们自降生起便彼此相爱,并暗中相会‘寻求结合’。”统御那片土地的诸王试图献祭公主与女巫以终结大旱,于是她们横渡大海并最终绝望地淹死。她们从而通过画中之河进入漫宿,并受到赤杯的提携,成为了司辰。之后,据神秘主义者布罗德纳克斯在《不眠者》中解释,赤杯妒忌孪生子日益增长的力量,于是擢升了轰雷之皮来与她们竞争。

深邃之门的圣滕特雷托之僧院通过向双生女巫献祭换取海的庇佑,因此她们应当有水,尤其是海相关的权能。然而她们却是干涸的。

“在厅室海天一般的蓝色光芒中,我看到双生女巫经过,她们用四只手把两条道路编织为一。”


双生女巫与《双生姝丽》以及富奇诺语联系在一起,此为意大利富奇诺湖附近居住的女巫使用的语言。富奇诺湖底居住着孪生女巫,她们在满月之时升起,“缝合肉体与肉体,散播愚蠢的激情。”,当地人或向圣亚割妮祈祷,或制作两头四手的人偶安抚女巫。《双生姝丽》的边缘极为锋利,被其割伤产生的创口不会愈合,且被双生巫女的力量影响。
她们与蚁母敌对,发生过战争。然而富奇诺湖旁边却有一座圣亚割妮教堂,所以她们可能曾经和平过,仅仅是可能。

她们象征结合,这包括物质上的,也有精神的纠缠难解。因此,她们与象征分离的双角斧发生过战争。《墙垣之战》描述了此过程。

如同弧月,双子同样与月亮相关,尤其是满月。而她们本身也与弧月之间存在某些联系。在《旋火密续》中,双生子与诸位林地司辰并列,然而《双生姝丽》的描述却说双生子是否算作林地司辰是不确定的,但是着重强调了双生子与林地司辰,尤其是丝毧之间的联系。而《伊纳姆、卡皮吉吉努皮尔、加尔基、克雷皮斯》则提到树中牝马“有时与女巫做姐妹”。

双生女巫是身为珍珠之神,不可分离之神,不可触碰之神。

蚁母具名者剧痛老母有两个孩子,她的女儿达哈是巫女的具名者,儿子阿哈德则是“月亮”(即女巫)的具名者。

双生巫女有时会被认为是赫卡忒,尽管施鲁赛尔也被称作赫卡忒过,但这种情况已有先例,环杉树中牝马都是德墨忒尔。

作为孪鸢,与白鸽拾滩鸦笑鸫都是有时以鸟形出现的司辰,他们有时在戈尔迪翁北部的山中,一个被称为栖木的地方互聊闲话。直接听到他们话语的凡人会被抹消。

强于相,而女巫强于相。详情见双生女巫

双生巫女在塔罗牌中对应恋人,代表结合。

相关页面

The-Moth.png
0
Doorintheeye-zhs.png
I
The Velvet.png
II
The Malachite.png
III
Thunderskin-zhs.png
IV
Motherofants-zhs.png
V
Witchandsister-zhs.png
VI
The Colonel.png
VII
Lionsmith-zhs.png
VIII
Elegiast-zhs.png
IX
拾荒者.png
X
Meniscate-zhs.png
XI
Suninrags-zhs.png
XII
The Horned Axe.png
XIII
Madrugad-zhs.png
XIV
Redgrail-zhs.png
XV
The Wolf Divided.png
XVI
Vagabond-zhs.png
XVII
The Sister and Witch.png
XVIII
Flowermaker-zhs.png
XIX
Forgeofdays-zhs.png
XX
Crownedgrowth-zhs.png
XXV
The Mare-in-the-Tree.jpeg
XXVII
Default.png
Default.png
Default.png
Default.png
Default.png
Default.png
Default.png
Default.png
Default.png
Default.png
0.0
0人评价
avatar